重庆退出有余震 递补与否成为新赛季中超第一难题
作者:华体汇 发布时间:2022-06-21 13:40
本文摘要:5月24日,经过数日的“罢训”、“公开讨薪”之后,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终于等来了尘埃落定的一刻。 上午10点,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公布了一份名为《关于退出中超联赛及停止运营的通知》,通知中写道,由于俱乐部负债累累,股改工作未能如期推进,导致负债不断累加,账户被冻结,员工生活极度困难。 “经俱乐部股东会慎重研究,我们非常遗憾的决定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并解散球队。 ” 这已经不再是一个让人惊讶的消息。

华体汇

  5月24日,经过数日的“罢训”、“公开讨薪”之后,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终于等来了尘埃落定的一刻。  上午10点,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公布了一份名为《关于退出中超联赛及停止运营的通知》,通知中写道,由于俱乐部负债累累,股改工作未能如期推进,导致负债不断累加,账户被冻结,员工生活极度困难。  “经俱乐部股东会慎重研究,我们非常遗憾的决定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并解散球队。

”  这已经不再是一个让人惊讶的消息。  尽管在罢训和讨薪的新闻见报之后,重庆两江竞技的球员为了保住自己的阵地,自愿放弃了2021年4月30日之前的薪水。  “只要俱乐部与我们签署2021年5月1日之后的欠薪按照一定比例在一定时间内逐步偿还的解决方案,我们就愿意为这家俱乐部为城市在中超赛场上战斗。

”  然而和当年天津天海球员愿意自筹资金征战联赛、江苏苏宁俱乐部愿意零元转让一样,这些都是美好的愿望,最终还是抵不过解散的最终命运。  到了山穷水尽的这一步,残酷的市场连一句承诺都不会愿意给出。  宣布解散之后,俱乐部也公布了后续的善后方案。

  球员和工作人员会得到相应的手续和文件,包括离职/自由身证明、欠款证明等,俱乐部也表示,包括家具、电器、设备、车辆等固定资产,都将在出售之后用于欠薪清偿。  然而和当年的辽宁宏远、江苏苏宁一样,如果球员的欠薪没有和俱乐部母公司注明穿透关系,也就是俱乐部母公司承诺兜底负责俱乐部本身的欠薪,那么俱乐部解散之后,球员其实很难能拿到自己的薪水。  就在前几日,包括吴曦等前江苏苏宁球员,还在向曾经的老板———张近东父子,讨要自己的薪水。

  “我知道现在大家眼前一片黑暗,但生活总要继续,过去只能翻篇,愿我们一切安好。”  俱乐部宣布解散之后,即将41岁的重庆队老将吴庆也随之宣布退役,但就像他在社交媒体上所写下的,年轻的兄弟们还需要继续应对眼前的苟且。

  按照此前中超联赛公布的日程,距离新赛季中超联赛开幕只剩不到10天,由于足协早早就公布了准入名单,所以这些失业的重庆球员需要一个机会找到新的工作。  尽管大多数职业球队基本上都完成了引援任务,队内恐怕也不会有足够的名额来容纳这些重庆球员,更何况在现在的形势下,多一名球员就会多一名发放薪水的员工。  但他们需要一个机会和窗口。

  除此之外,摆在中国足协面前的还有一个另外的难题:  要不要递补球队?  按照此前的分组和赛程,18支中超球队将会分为3组,分别在梅州、海口和大连赛区完成第一阶段的比赛。  重庆的退出意味着目前的中超联赛只剩下了17支球队,尤其是在他们本该征战的海口赛区,如今只剩下了5支球队。  按照常理来说,准入过程已经完成,距离开赛时间也已经非常近,此时如果递补球队进入中超联赛,不仅需要给这支球队额外的引援和备战时间,而且也会使得本就延后许久的中超联赛,面临再次延后的可能性。  所以虽然在媒体的报道中,中国足协、中足联筹备组正在考虑是否需要递补球队,但在客观条件之下,递补的可能性还是非常低的。

  在扩军后的第一年,我们或许就会看到一个由17支球队参加的中超联赛。  然而如果选择不递补,那么新赛季的中超联赛就会自此蒙上一层阴霾。

  不递补的结果,就是先在海口赛区的每一轮都会有一支球队轮空,然后到了保级组,自然也会在每一轮有一支球队轮空。大概率情况下,对阵重庆的那支球队以3-0的比分自动取得胜利。  没踢的这场比赛,还有自动取得的3粒净胜球,就有可能在争冠和保级阶段,成为左右各支球队命运的关键数据。

  由于客观条件不允许,本赛季的中超联赛依然采用赛会制。  在平均3、4天就要打一场比赛的密集赛程中,随着重庆的退出,海口赛区的其他五支球队在体能损耗和伤病积累等方面,都要比其他两个赛区的球队占到更多的便宜。  这样一来,他们自然会在赛季末的争冠和保级阶段中,比其他球队占得更多的优势。

  这显然是不公平的。  除了这些表面上的优劣,还有一个更隐晦的问题。

  即便自动判3-0获胜,其他球队与重庆的比赛也不是直接取消,只是不进行比赛而已,那么如果有球队在对阵重庆的前一场比赛,故意染黄、染红,用重庆的这场比赛洗牌,怎么处理?  别说这种情况不会发生。  2008赛季,由于认为自己受到了中国足协的不公判罚,武汉光谷俱乐部在赛季中期宣布退出中国足球职业联赛,他们自然以30负,净负90球的结果,成为了2008赛季中超联赛的倒数第一名。

  武汉的退出,让那个赛季的中超联赛末段,也出现了每轮有一支球队轮空的情况。  于是在联赛第22轮,上海申花在3-2战胜山东鲁能的比赛中,在拿到3分的同时,也拿到了10张黄牌和1张红牌,其中的大部分红、黄牌,都是在比赛最后时刻得到的,包括各种各样的拖延时间等等等等。

  而他们的下一轮比赛,恰好就是对阵会自动判3-0取胜的武汉光谷。  比赛结束之后,当被问到这么做是否合适时,时任上海申花主帅贾秀全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:  “一直都在按规则走,谢谢。”  这场比赛的过程,注定会引发极大的争议。  比赛结束之后,各方都开始抨击上海申花的洗牌行为,鲁能的一名替补球员更是如此评价道:“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

”  作为规则的执行者,足协方面也找不到处罚故意洗牌的条款,只能紧急将15支球队的负责人召入京城,用签订承诺书的方式,杜绝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。  根据承诺书的内容,从第23轮开始,如果有四张黄牌的、下轮又是对阵武汉队的,本轮黄牌不生效而是顺延到下轮再生效。  上海申花方面也主动道歉,并且在之后的一场比赛,主动将于涛、姜坤等主力球员排除到了比赛大名单之外。  尽管之后的联赛没有再出现如此大规模的洗牌行为,但轮空所导致的赛季乱象,依然影响了那个赛季的公平竞争。

  而到了2022赛季的赛会制背景下,这一危害只会更加突出。  按照常理来说,准入程序结束之后,即便参赛球队有什么样的变动,都不应该考虑递补这一选项,然而本赛季的中超联赛,准入程序本身就是一个笑话。  毕竟重庆方面的财政困局,根本不是这段时间才出现的。  当中国足协决定允许球队带着欠薪准入时,这样的情况就应该出现在他们的应急预案当中,而不应该是在得知重庆解散之后,再去开什么“紧急碰头会”。

  更不应该是如今距离开赛只剩10天,针对重庆球员的紧急转会窗口和公布是否递补球队进入中超,都没有任何的动静。  在防疫的大背景下,任何的决定做出都要秉持着准确而快速,毕竟在人人喊打的当下,中国足球已经不能再做错任何一件事了。

  不递补的好处显而易见,可以让新赛季的中超顺利开赛,但会影响联赛的公平竞争和本就所剩不多的商业价值。  递补的坏处同样显而易见,可能会让新赛季的中超再次延后,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。  凡事有利便有弊,但在这两种情况下,如何做到趋利避害,考验的就是决策者的智慧和果断,但不管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拖而不决才是对联赛本身最大的伤害。

  重庆两江竞技不是第一家在金元泡沫破裂后解散的俱乐部,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。  从2020年的辽宁宏远、天津天海,到2021年的江苏苏宁,再到如今的重庆两江竞技,一家家曾在中国职业足球上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的俱乐部,就像风雨中的蒲公英,逐渐在我们眼中消散。  没有人知道,被吹散的蒲公英种子,是否会在其他地方生根发芽。

  对于现阶段的中国足球来说,“百年俱乐部”的梦想,只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。  宣布解散之后,重庆队主帅张外龙也离开了俱乐部。

  离开之前,他对依依不舍的重庆队球迷表示:“谢谢大家给我们球队、这座城市以及所有球员们的支持和帮助,希望以后不管怎么样,重庆还有机会发展足球,一旦重庆足球复活了,我肯定会再回来的!”  生活总要继续,过去只能翻篇,但对于中国足球的管理者来说,他们不能再做错事了。  就请从是否递补球队,开始做起。  (牧子)。


本文关键词:重庆,退出,有,余震,递补,与否,成为,新赛季,华体汇,新

本文来源:华体汇-www.qianmiaomiao.com

电话
0375-89453112